乐清市小说网首页->原创书库->《天下有雪》->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混沌岁月 第三十七章 节三 酒楼起冲突 ( 本章字数:5315 更新时间:2008-1-4 3:17:00 )
  到了梅花弄那里是一个居住区,巷子口是一家杂货店,卖居民常用的老酒油盐酱醋的那种,昏黄的灯光下依稀可见一挂起的布招牌“百年老店”,照顾生意的是一年迈老眼昏花的老汉。



  有意无意总看向巷子口的他,再看到莫名来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沙哑着嗓子向莫名喊道:



  “客官,你的东西。”



  莫名在老汉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的时刻,已经察觉到,看着老汉喊他,还递出一样东西,快步走了过来,边顺手接过东西边低声道:“老人家,我是应邀来的。”



  “恩,走好。”老汉还是那沙哑的声音。



  莫名接在手里一看,是一白布包,打开一看,是一个纸条和一块雕刻着霜雨楼的紫晶牌子,纸条上写着:梅花弄十八号。



  查到那户人家,是一处大宅院,看门栋的气势估计是有钱人,修葺的仿佛在故意炫耀家财似的。水晶灯笼硬是一排挂了八个,当中一个比大了三倍的七彩水晶灯笼,把整个门口照的亮如白昼,高大的门柱居然是紫铜柱子,对映着投下的光影。



  看着没错,莫名着人打门,不会儿那门开了一缝,露出个青年人的脑袋,那人打量了莫名几人几眼问道:“干什么的?”



  莫名把手中的紫晶牌子招了招,那人立刻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信,揉了揉眼睛,确证没误后,即刻朝里面跑去。原来这个是接人的牌子质地,表示了接待的人身价的尊贵,有铁铜银金水晶紫晶之分,通常动用到金牌就已经是相当与家主身份的人到了。来人居然是比家主的身份还尊贵,但是想着把守联络点的老人,连本地的舵主对他都要尊敬万分,那是绝对不会错的了。这才向里面跑去,这可不是他能接待的人物。



  不到几弹指时间,里面传来急促惶惶的脚步声,仿佛整个府里的人都集中来了一般。莫名皱了皱眉头,看着门口,紫铜大门突然大开。当先一紫衣汉子急急迎出,看着莫名便突的单膝跪下行礼,才得一礼,便再也拜不下去,后面的人却没能阻止。



  “这是干什么?”



  紫衣汉子拜不下去只得起来,见莫名问到,忙答:“自冷公子离开霜雨楼,次日家主八百里加急修令到,勒令帝国各地分坛分舵,密切关注冷公子行踪,随时随地提供公子一切所需。”



  “让他们都起来吧。”莫名看着后面跪倒一地的人,有些不自在的道。



  “是,快起来吧,迎冷公子进去。”紫衣人这才记起还在门口,赶紧吩咐到。



  这紫衣人是霜雨楼在本地的分舵舵主,叫吴心德。这处为暗舵就是专门用来收集情报和监视司马家动向的,在上次的霜雨几欲陷于覆灭之困境后,莫名的出现拯救霜雨家族于危难之间后,霜雨无涯重新整顿家族内外,肃清了一切反对声音,清除了一切对霜雨家族不尽忠之辈,所谓攘外需先安内,之后重新选拔了一批在黑雾森林战役显出的有才能之士,委以重任。



  是以现在霜雨内外士气大阵,虽然经历了一次重大打击,势力减少了不少,但是在这些热血汉子的带领下,霜雨很快的重振起来,而且吸收了很多的新鲜血液,同时霜雨当家也暗地的送了很大一批对霜雨忠贞不二的青年,到塞外老太爷爷那里。因为经过详细的侦察,二爷以前和司马家来往过于密切,而且这次的祸乱的背后支持很可能的来自于四大家族锐气最盛的司马家族。



  云都城是端木司马家的一个重要堂口,所以在这里安插下了在黑龙寺之役立下战功的为人谨慎机敏的中青代的吴心德。



  莫名稍微了解,已经迥然于胸,司马家族是来寻仇来了,自己破坏了他们并吞霜雨的大好机会,当然不会放过自己。早将身死置之度外的莫名浑然不在意,把自己此行的目的稍微说了下。原本霜雨的支柱产业就是粮油,根据家主的交代,莫名需要多少尽管开口就是,闻之仅仅需要数千担粮食的调集,当下飞鸽传书只抵霜雨楼,绵延千里的路程箭鸽中途连换,第二天就抵达了霜雨总楼。



  正自为莫名行踪焦急的霜雨玉儿(现在已经接管霜雨情报处),急急的持着信笺到爹爹的书房。霜雨无涯比以前有苍老了几许,显然这一段时间费心劳力的整顿,让他花了不少的心思,正自和长老们商讨着目前形势,突然听到急急的脚步声,接着看到面色徨急的霜雨玉儿夺门而入,人未到声先出。



  “爹爹,与冷大哥有关的千里追加急函!”



  “哦,有莫名消息了,快讲。”



  霜雨无涯神色一震,几位长老也纷纷神色关注,月余以来,几乎没了莫名的消息,后传闻赤血宗遭一青年灭宗,赤血宗总坛所在地居然是三大绝地的巫山,后巫山发生天灾,周围数十里,再无任何人烟。



  “字霜雨家主,余一切安好,现需粮作物两千担,地点塔干玛森林。”



  “那里离巫山不远,莫名菩萨心肠想是救济那里的难民。好!来人!”



  霜雨无涯义气风发下令道:“即刻调集存粮发一万担至塔干玛森林,霜雨楼下产业紧急筹备并收集粮食填补库中所需。”



  发令完,霜雨无涯老怀欣慰,总算报答了莫名一点恩德,各位长老也都出去忙自己的去了,仅留下了霜雨玉儿。



  “爹爹,我要和送粮的队伍一起去。”终于鼓起了勇气,向老父恳求道。



  老父疼爱的抚了抚霜雨玉儿的头发,轻声道:“好,爹准许你,但是可不许给你冷大哥添麻烦,也不要使性子。”



  看着自莫名走后,已经消瘦了很多,常常独处一个人发呆,后自己要求去管理情报,还不是止不住对莫名的思念,女儿大了,有些事要她自己做主了。



  在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刻街上沸腾了起来,已经有数年的久治长安的云都城居然出现了命案,而且是一下子就死了六人,还是司马家族的人,这下乐子大了,据说城主大人入伍前就出于司马家族,全城开始戒严,搜查可疑之人,逮捕凶手,到处有士兵走动。目标过大的莫名一行人自然成了最大的怀疑对象,在莫名的交代下,自然是“态度很好”的配合着调查,不到不得以,莫名还不想和官府的人为敌,民不与官斗。当然若是面队司马家族派出的外勤搜查人员,就不那么客气友善了。



  这天中午在等待消息的莫名,在最大的酒楼福安堂吃饭,两小鬼也乖乖的呆着,老实的吃饭。毫不知情的宛儿更是不为此甚,不时的给莫名碗里添加各种自己觉得好吃的菜肴,莫名吃菜几乎用不着自己夹菜,只差宛儿没有喂饭到莫名的口里,每次莫名吃饭就是最艰难的时刻,被撑个半死。



  酒楼上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锦衣玉带衣着华贵神色倨傲的少年公子,公子站在二楼楼梯口,身后的奴才叫喊了出来:“这层楼我们燕少爷包了,要款待贵客!识相的快滚!你们饭钱我们燕少爷替你们都结了。”



  瞬间原来在楼上用饭不不管是商贾权贵,都纷纷起来,仓皇而去,有的路过那燕少爷还奴颜屈膝的喊声“燕少爷”,那燕少爷却是傲然而立,看也不看他们一眼。里面留下的也就莫名一桌四人和另外两桌随行的十个猎族队员,在五他人。后面的奴才看着衣着出众的莫名,但是面生的很,于是在那燕公子的点头示意下,一个奴才提着个沉甸甸的包裹走了过来。



  “咚!”的一声,那包裹放在了莫名的桌子上,那奴才解开包裹摊开,却仍然是盛气凌人的架势道:“这是我们燕少爷的意思,多多包涵,您请移座楼下。”那奴才看着莫名一手虚引楼下,嘴说话的语调的完全不是话里的意思,那言下之意是:小子,给足你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再不滚蛋,就赶你下去,仿佛他们少爷的如此待莫名,那是菩萨降下的甘露福泽。



  旁边的几个猎族战士就欲起身,莫名清清的扫了他们一眼,他们就又坐了下去。莫名却看也不看那黄澄澄的金子,转头看向两小:“吃饱没?”



  两小早就吃饱了,仿佛眼前根本没有别人:“饱了,好饱。”战文文还故意的打了个饱嗝。



  “那我们就走吧。”其实除了一直被宛儿猛灌的莫名大家伙儿早吃完了。宛儿看莫名起身要走,赶紧起身,那边十个猎族战士也纷纷起身,就剩下那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奴才尴尬的站在那里。



  那倨傲的少爷早目中寒光大冒,在他的面前折辱他的仆人,于他脸面上很是无光,偏偏莫名那股从容不迫的气势让他心中有很多顾及,发作不得。



  而他身后的两个华服少年公子就忍气不得,向来都是跟着燕少爷作威作福,几曾见燕少爷受到过如此折辱。当下就想表现一番,替燕少爷出头,也替自己等人挽回颜面。兄弟两人自幼跟随父亲修习烈焰掌,现在烈焰神功已经得到了其父两成真传,其父烈火真君可是江湖上排行天榜前五十的高手,就算仅仅有其父两层真传,已经在江湖同辈中少有敌手,何况两人还有联合之技,帮着燕公子为了不少的恶。



  当下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下垂的手已经成爪,淡淡的紫色透明的火焰在手上飘荡着。就等着猎族战士最后两人经过他们后,在他们背上印上一记紫焰火炎劲,那劲道能瞬间侵入内脏,将内脏的水分蒸发烤干知道将内脏化作焦碳,而外表和常人无疑。他们曾用这招清除了不少的燕公子讨厌的人。



  可惜他们今天看走了眼,以为这些猎人只是身体矫健多说练了点功夫的猎人,看那无神的眼睛,平庸的面容,等下可能是抽搐的面孔了吧。已经在幻想着他们痛苦的样子,在最后两人经过他们面前的时刻,不失时机的两人一人一掌印两猎族战士后心命门大穴。



  就在他们的紫焰大盛的双掌就要接近两战士的命门大穴的时刻,燕公子的眼睛里也闪动着的阴毒已经变作得意的时刻,两只冒着紫焰的手都被握住了,然后掌被带回,印在了他们自己的胸膛,两兄弟就在被抓住手腕的时刻还在拼命的催发功力,炽热及体的时刻,虽然强行收回了功力,但是强烈的紫焰劲已经渗透到腑脏。



  两兄弟不信的瞪大着眼睛,如同见鬼般的看着抓住自己手腕的两个猎人,那是纯粹的肌肉的力量,不可抗拒的力量,天啊,这还是人类吗?同时渗入体内的那一丝丝的紫焰劲已经开始烘靠着内脏,他们感觉是如同胸膛里面塞满了火炭。那两猎人却是齐齐的怒瞪他们一眼,又齐哼了一声,放开他们的手腕,下楼而去。



  两兄弟瘫软在地上,勉强的拿出平时急备的药瓶,不管多珍贵,如同倒豆子似的把药丸全都倒进肚子里去,然后微弱的声音喊叫着“水,水。”警醒过来的一群公子哥赶紧叫骂着:“伙计!伙计!快他妈的送水来。”



  连续灌下几壶凉茶,药力稍微化解了点体内的热力,但是身上还是烫的象火炉,这下的玩火自焚,让两兄弟终于知道原来自家的火焰掌狠毒,诅咒着的同时,也更加的恨起莫名来,已经在计划着怎么骗老父下山,替他们报仇。



  那倨傲的燕少爷着在他们身上堆放了些冰块,赶紧派人送往回府,又急派人去云都城外百里地的火浪山上去叫人去请烈火真君,只有他才能救得下两人性命。要是他的两儿子挂掉的话,以那烈火性子自己怕也性命难保。



  忙了半天后,这才想起等的人快要到了,赶紧督促厨子准备美酒佳肴。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网站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Powered By YqShi.com © 2006-2008 www.yqshi.com
Copyright©2004-2008 乐清市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