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清市小说网首页->原创书库->《暗黑的炼金术士》->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领主之卷 2-51 天地绝杀 ( 本章字数:14733 更新时间:2008-1-4 2:58:00 )
  奇怪了,为什么天上两个怪物动也不动,现在斯特克心神不宁,不正是抢攻的大好时机吗?绯刀的手下有人问道——



  不知道,盖林特说兰德斯的想法总是不可捉摸,不管一对一单挑还是行军打仗。索尼轻声答道。



  斯特克长剑轻起,向前迈了一步,剑刃一振,厉响声中长剑荡开一片雪亮的光芒,将三个拳法之偶向后逼退步,双手剑高举过头,向着兰德斯又踏了一步。



  看得出斯特克全身力道全在剑锋,手中又是九尺长的超长剑,这一劈之力将是何等惊人。扼杀者慢慢从左右和后方向斯特克靠近,打算从将斯特克笼罩其中。



  两只狸猫飞快的从斯特克脚下闪过,打着圈在斯特克身边上窜下跳,只要斯特克一不小心,两只素早狸猫就会顺着他的腿冲上他的胸腹要害,用锋利的牙爪让他好看。



  斯特克全副心神都注在长剑上,完全不理会扼杀者的靠近,只是一步步向兰德斯逼近。一步,两步,三步,四步……走到十步,斯特克已经在场中心,离兰德斯不过十步的距离——



  三角攻击!三个扼杀者同时发动,向着斯特克加速逼近,黑色的烟雾瞬间将他包围。兰德斯大喝一声,双手抽刀向上一起,一道青光闪电般在台上炸起。



  斯特克已经完全“忘我”,只凭着剑的直觉一招轰出,长剑回旋中带起强大的斗气形成一道旋风将三个扼杀者卷起,忽然间眼前青光一闪,双眼一花,手中剑势又是一顿,三个扼杀者趁机挣开龙卷风的威力,退开几尺停在半空。



  尘风魔呱呱怪叫两声,两道风刃堪堪落在斯特克而前一尺之处,让他直冲兰德斯的打算落了空。原来兰德斯的尘风魔只有一个用处,就是坚决的阻碍对手向兰德斯靠近,其他无论什么真假动作都一概不理会。



  一方面是水妖姬诱人心神的幻术舞姿,一方面是几个怪物进退如风,轮番骚扰,斯特克第一次被对手逼得发不出得心应手的连环剑势。要知道这么长的剑,只有用回旋激荡的剑势才能充分发挥其优势。像这样有一下没一下的最是耗力,大概不多时自己就的斗气就得用尽——



  阁下的怪物操纵得极默契,我也无法留手了。下次我将全力一击,不保证不会误伤你。斯特克忽的沉声吐出一句——



  哈哈,我就猜到你留了五分力,好应付未知的变故。来吧,我准备好了。兰德斯嘻嘻一笑,手中刀挑衅的向左下方一指,双脚学着斯特克的样子半蹲着扎了个步法。



  斯特克倒吸了一口气,将长剑一抡,重重举上半空,剑尖直指天穹中心,双眼紧闭,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向四面八方涌来,兰德斯心中一跳,只看着扼杀者慌不择路向后飘走,炎妖姬和水妖姬一起发出一声娇呼远远逃开,拳法之偶一起半蹲下双手护住要害。



  剑还没出手,声势已经完全压倒怪物们的心神,就连兰德斯自己,也是心惊肉跳,连魔法的能力也仿佛失去了。就在这一剑之间,那种慑人心神的毁灭气息,预示着这是一招天崩地裂的杀手。



  斯特克完全进入物我两忘的绝佳境地,手中剑无声的诘问着苍天,剑上青光闪动,剑气由无形化实质,让雪亮的长剑慢慢变青,最后变成浓浓的墨青色——



  想不到,他的剑意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看来假以时日,此子就是林泊斯的新剑圣。主席台上,盖林特正陪着微服的大公坐在最左端宽松的座椅上,兴致勃勃的看着兰德斯的精彩一战——



  喝!斯特克瞠目一声断喝,全身压抑的剑气就在这一喝之间奔涌而出,顺着这一喝之力手中长剑顺势一剑斩下,脚下气机流转,飞也似的滑向兰德斯。



  两只狸猫躲避不及,抱住头缩成一团着地滚开,不过这一晃之间也多少让斯特克脚下微微一缓。尘风魔怪叫着扔下两枚风刃,知趣的闪开一边,让开斯特克正面扑来的强大压力。



  岩石守像虽双手抱头,却还是被斯特克强横的剑气撕成碎片。剑气如虹,余势未了,向着兰德斯轰然压去。沉重的压力让空气隐隐发出阵阵雷鸣声。眼看兰德斯避无可避,狼狈的松开双手,竟是一屁股坐向地面。



  青光乍现,剑气一击得手,瞬间爆发成无数闪动的星光,将擂台一角方圆十尺完全控制在可怕的威力下。无数声叮叮作响后,坚硬的金钢岩地面被斯特克的长剑划出无数细碎的裂痕,漫天的石粉中完全看不清他和兰德斯两人的情况——



  结束了吗?斯特克双手拄剑,不住喘息着。刚才全力一击中,虽然看不清,但以心御剑的他并没有查觉到有人躲开,那么兰德斯应该在这种强力攻击下尸骨无存才对——



  斯特克老哥,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惊人。不过现在要是你还发得出那惊天动地的一剑我就认输了。兰德斯的声音慵懒的从擂台的那一头传来-



  什么?!不可能,我没有发现你离开,你不可能逃过我这一击的!斯特克惊恐着大叫道——



  等会儿烟尘落地你就会看到,在一击之间我使用了魔物的力量,用替身之偶的特殊能力为我卸去你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哦,对了,刚才开战的时候我念了半天咒文,就是为了把它神不知鬼不觉的召唤到我身后。兰德斯不急不忙的解释道——



  替身之偶?斯特克并不是个好奇的人,他并不关心替身之偶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现在自己体力透支,要抓紧时间恢复一些体力才好,因此顺口问道——



  哦,我也解释不清楚,反正它能够使用某种时空类的特技,将我安全的转移到这里,至于它本身,大概已经回到它来的地方去了。兰德斯悠闲的坐在地上,一手拄着刀,一手接住两个妖姬,饶有兴致的望着斯特克——



  说起来,你的剑技虽然不完美,不过佣兵界第一剑手应该是当之无愧了。只要再有五年,等你的斗气再上一个台阶,而修身养心的工夫做到家了,那你一定可以成为剑圣级的特级高手。兰德斯自恋的感慨着——



  多谢你给我时间休息,不过我也不好太占你便宜,这就开始吧。斯特克吸了一口长气,从地面慢慢拨出长剑,斜斜指向兰德斯——



  好了,你们可以去了。兰德斯嘻嘻一笑,所有魔宠应声消失无踪——



  你……为什么?斯特克疑惑的看着兰德斯,——难道你的魔力耗尽了吗?



  兰德斯冷笑的双手一张,一连三记冰风暴分上中下向斯特克击来。对于大剑师来说,这样的低级魔法速度太慢,对斯特克造成不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只是用行动证明自己力仍未尽。



  斯特克的剑法最重气势,只求在气势上压倒对手,在对手露出破绽后一击击杀对手,刚才一击已经是耗尽心力。以现在的余力,至多也只能发挥出一成不到的剑术。兰德斯轻声念动咒文,一阵阵强烈的电光开始向辟妖上凝集,发出阵阵跳动的强光。



  看到兰德斯的样子,斯特克知道不能再拖了,那带着强力电流的武器,对自己这长长不便转动的全金属武器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威胁。趁着兰德斯还在施法,斯特克大喝一声,向前一个大步,长剑鼓动风雷,斜劈向兰德斯的肩头。



  兰德斯低头不顾,好像丝毫不在意那雪亮的九尺剑。观众们屏息凝视,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整个擂台一下静下来,只有斯特克的一声断喝还余音未绝。斯特克心里略一迟疑,莫非又是替身人偶?



  长剑的惯性极大,所以有极强的威力,但副作用就是,稍微变动一下运动轨迹也要花上几倍的力量。斯特克虽然心觉不妙,但是剑势发动要想停下来比发动更消耗体力,只有硬着头皮略略变势,将剑锋划向兰德斯的细腰。



  兰德斯手中施法,脚下稍稍横移半步,但长剑超长的剑锋仍是笼罩在兰德斯腰腹之间,眼看就要血溅当场。台下众人忍不住齐声惊呼起来——



  不妙呀,小鬼好象有点轻敌了。盖林特轻声说。



  火光电石间,兰德斯诡异的露出笑脸,手中刀略移半寸,轻轻接在九尺剑上,发出一声奇怪的闷响声。斯特克长剑何等威力,一剑将兰德斯手中辟妖弹向高空,但那强力电击仍是让斯特克这样的高手近乎昏绝。斯特克咬破舌尖苦苦支撑着才没有倒下,鼓起余力,顺着未尽的剑势一剑向兰德斯刺去——



  阁下是个好对手,很强的实力也有出众的坚强。兰德斯话音中飞上半空,轻轻抓住辟妖,那是飞行戒指,兰德斯的看家法宝之一。斯特克无奈的看着兰德斯在空中好整以暇的擦拭长刀,无可奈何的以剑拄地,不住喘息。若是刚才,也许还有余力鼓动剑气,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兰德斯在天空中笑嘻嘻的飘动——



  阁下小心了,哈哈哈。兰德斯双手持刀,摆出斯特克那以剑指天的姿势,加上他身在半空,要是扑下来这一扑之力恐怕也不逊色与斯特克的杀招——



  阁下的九尺剑有杀招激流葬,我的辟妖也有杀招天杀地绝。虽然我的力量未够,但是加上一些帮助,我还是可以把这杀招的大致神彩表现出来的。兰德斯平静下来,神情肃穆,两手若有若无的握着刀,两眼一片虚空,竟全是眼白-



  以吾之名,呼唤怒之爆炎精灵德古斯,奉献燃烧的血与魂,以我全身沸腾的魔力,换取爆炸的力量。兰德斯的声音在静静的擂台周围是如此清晰。几个魔法师不由冷汗直冒,自己专研魔法精灵数十年竟然不知道这个精灵,那个不起眼的小鬼是怎么知道的——



  卿说的不错,从一开始斯特克就完全在兰德斯的算计之下。先以大群怪物结成战阵阻挡他,消耗他的体力。一旦对手发动强大的斗气技,则以替身人偶应付。兰德斯看准了斯特克是个以求一击必杀的爆发型剑手,就用这样的法子一举消耗尽他的体力,此消彼长,两下实力差距就这么抹平了。说起来我认为兰德斯的实力远不如斯特克。大公小声和盖林特说——



  陛下恐怕错了,兰德斯的实力并没完全发挥,你看他连汗也没出,他最可怕的道具一个也没有拿出来。我想他应该还有余力。只不过,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比他这种战术更适合对付斯特克了,他应该是图省力吧——



  余力,呵呵,那么等到决赛的时候你就试试他的余力还有多少吧。大公大笑起来。说话间兰德斯全身散发出可怕的压近感,周围的气流变得混乱,咝咝作响。



  斯特克冷汗直冒,自己就是个重气势的剑手,可是现在对手这一手又是魔法又是刀法的什么玩意竟然有着与自己全力使出的杀招相抗的强大气势。眼看兰德斯全身火光若隐若现,慢慢的汇集在双手,就渐渐隐去不见——



  喝!天杀!兰德斯双眼忽的一张,全副心神凝于刀尖,以长刀带动全身,夹万钧之势,连同刀身上残余的雷光闪动,眨眼间就落在斯特克头顶。斯特克刚要动身闪避,脚下一阵轻颤,一只死亡之剪不知从什么时候从他身后钻出地面,一双大剪和长长的蝎尾轻轻攻向他的脚跟——



  哈哈哈,兰德斯猛的将刀一收,强大的气势一下烟消云散。长刀在斯特克肩上一点。绝望等死的斯特克回过神来,双脚虽然受伤痛得要命,其他地方并没有受伤——



  啊!你使诈!斯特克一下醒悟过来,兰德斯那招号称天杀地绝的杀招只不过是幌子,只是以看来强大的气势干扰自己的判断,好让死亡之剪偷袭自己。这死亡之剪,应该也是从一开始就等在地下了——



  嘻嘻,有本事你也弄出那么大的气势来。兰德斯嘻嘻笑着拍拍斯特克的肩——



  我认输。斯特克低下头,刚才要是兰德斯全力一刀,自己也是一样死路一条,是不是真刀真枪也不重要了——



  哈哈,以魔法的力量,造出一种天崩地裂的强大威势,我猜那些激荡的气流也是简单的风系魔法吧?还有那火光,那沉重的压力……演戏演得不错嘛。水向东搂着兰德斯的肩头,拍拍他的头疼爱的说。



  2-53水与剑的极致——



  第64场,水向东对盖林特。两位请上台准备。擂台边水向东正跃跃欲试。两天内都没有什么精彩的比赛,双方实力相差蛮大的,很多时候就是一两招就决定胜负。很快兰德斯这边只剩下他和水向东,现在就是4强赛——



  姑姑,盖林特可真是倒霉,这么早就碰上你。你也是倒霉,这么早碰上剑圣大人。你看我的对手,一个大法师,哈哈哈。兰德斯得意的大笑——



  哼,剑圣了不起呀。水向东撇撇嘴,活动了一下双手——



  卿的对手竟是个年轻女子。想不到现在真是后浪推前浪,这样年纪竟然可以闯进决赛。大公笑道。前任圣女隐居数十年,早就没几人人会认得她水向东了——



  准备!开始!盖林特背负双手,一支普通的长剑插在地上,放松至极,静静看着水向东慵懒的伸着懒腰——



  哦,你就是兰德斯说的剑圣哦?水向东好奇的打量着盖林特——你是谁的传人呀?牙神丸?卡加明斯德?——



  家师是阿里斯特朗。盖林特虽然奇怪这个小女孩的口气怎么这么大,不过还是应道——



  磐石?那老家伙自己还不是剑圣,就能教你这么个剑圣弟子?水向东好奇的问道。



  这下轮到盖林特大惊失色了,师父的名号并不响亮,这个年轻女子竟然知道。还这么放肆的叫他老家伙。盖林特干咳一声,紧了紧手中剑——



  姑娘开始吧。盖林特决定不再多说了,免得影响自己的心情,右手持剑,左手捏了个剑决,双目凝视着水向东的双眼。



  大凡高手过招,总喜欢注视对手的眼睛,不论是施法还是出招,眼中总会有一种异样表现出来,有经验的高手还能从细微的眼神中查觉出对手的陷井阴谋。



  可是水向东的眼神清如湖水,没有一丝波纹,空明的让人心生禅意,竟是忘了正在比斗。不仅眼中没有杀意,连一点敌意也看不到,更别想从中揣测她的意图了——



  姑娘好深的定力。盖林特等了半天,见向东没有一丝破绽,只得上前一步,要用剑逼出一丝破绽来。盖林特是单手运剑,讲究的定然是灵活性,而他的剑是很普通的阔剑,也就是说盖林特的剑法是平衡偏重防守的剑法。但身为剑圣,即使是不太擅长的进攻,盖林特也远比一般大剑师出色许多。



  剑光暴涨,化为无数雨点向着水向东倾泄而去,看似盖林特已经出尽全力,要在一招之间将水向东刺成蜂窝,可是台上两人都知道,这只是虚招。水向东神色如常,连眼波都没有变化,仿佛眼前无数光点,只是细细的春雨洒向花木。



  盖林特心中一动,右手略一加力,满天雨丝倾刻间凝成一记闪电,斜斜劈向水向东的肩头。水向东双眼轻轻一闪,微风吹过湖面般不起眼,但盖林特仍然心中一跳,手中剑轻轻收住势子,那势如惊雷的一剑就这么消失无踪。



  水向东两眼一闪之际,正是盖林特剑意由虚转实的转折之时,若是盖林特不住手,水向东可能的反击就可能让剑圣吃个小亏——



  姑娘好眼力,我轻敌了。盖林特轻声说,这句话在台下众多观众耳中无异于惊雷,剑圣盖林特竟说他轻敌,那么眼前这个娴静如娇花照水的女孩,岂不是有惊人的实力?



  水向东一语不发,纤手轻轻一合,在胸前结了个法印。双手轻轻变化,瞬息间就完成了十数次曼妙的手势。盖林特心中大惊:“是秘法术的快速施法吗?”



  毫无花巧的,一道水练从水向东手中飘出,轻轻缠向盖林特的脖颈。这纯由水元素组成的长长水练,加上水向东法术神化的神圣光芒,飞舞间正如一条银白的蛟龙,带着闪耀的光彩,在盖林特身边游动。



  纯由水组成的武器是不可能格挡的,盖林特只有避开。水练如影随形,唰唰唰连变三次,把盖林特狼狈不堪的逼退三步。“银蛟三牙变化多端,鬼神难测,你小子竟然可以毫不困难的避开。我本以为这一下就要逼你出斗气了。”水向东轻启朱唇,浅浅一笑。



  盖林特不由气结,这个小姑娘竟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右手剑一隐,竟是背在身后,双目紧闭,大约是打算硬受银蛟一击。水向东却不追击,反向后退了一步。



  水练在盖林特身边远远盘绕着,也不进击,也不回身,就是忽上忽下的翻滚盘旋,很是好看。盖林特静如磐石,水向东也是明镜止水,两人都静静站在台上,一动也不动——



  盖林特重视防守反击,所以现在才是他最可怕的时候。水姑姑一定是看穿这点,才这么悠闲的消耗他的体力。可是盖林特这么戒备着,姑姑又没有机会使用上位魔法,该怎么取胜呢?兰德斯心中自语道。



  盖林特暗暗叫苦,这么全神戒备最耗心神,而水向东那样控制水流反而轻松的多。这样消耗下去,恐怕是自己先力尽,不得已,只能放弃最拿手的反击剑,而必须主动进攻了。



  水向东只是静静伫立,无论表情和神色都如冰雕一般,大约站到月底也不会有任何变化,盖林特等了许久,水向东的气息一点变化也没有,他不得不再次冒险进攻。



  静立的磐石忽的爆开,一道疾如星火的电光直取水向东的胸前。水向东也在此时轻轻一动,四面八方的水元素如巨浪裂岸,汹涌而来,在水向东面前汇成一排排从地到天的涡流,将盖林特的剑势硬生生搅向半空——



  好快的法术!这个姑娘是什么人?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聚集起与剑圣相抗的强大魔法力?在场众人无不心存这个疑问。



  盖林特只觉手中一股大力传来,竟一时把持不住,手中剑被带向一旁。水向东仍是那平静的表情,只是双手魅影般翻动,在一眨眼间换了数十个手印。盖林特不得已,清啸一声,剑气应手而出,轰然将水流震开一个缺口——



  来了吗?你的石头剑法?水向东嘻嘻一笑,向后闪开两步,“乘云念法!”几股流水汇成一团白云,将水向东带上半空。盖林特不禁大摇其头,这样怎么打?



  水向东身在半空,手中轻轻变幻着印结,一时间无数水的晶体构成美丽的雪花,在水向东的指尖凝成一个美丽的大六芒星,轻轻转动。盖林特冷汗直冒,长剑高举过头,凝视着水向东。



  水向东在空中,盖林特在地面,除非用剑气,否则无法伤害到她。可是剑气又怎么能发挥出盖林特的全部实力,对于水向东这样级数的高手,普通的剑气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了……虽然盖林特的剑气比起任何大剑师来说一定也不逊色——



  阿里斯特朗的实力还不如你呢,看得出来你的磐石比你师尊更坚固。不过防守反击的剑法对我来说不是太有效。因为我也是重防守轻进攻的,再说现在我居高临下,你还是认输比较直接。水向东轻松的说,手中的魔法阵已经成型,——



  姑娘不用说了,我还没有用全力。虽然姑娘很强,不过我也不是新手了,请进招吧。盖林特咬牙苦撑着,轻轻一旋剑,剑上开始闪动着淡淡的光芒——



  这就是磐石的防守吧,如此不起眼的剑气竟然有着与终极防守魔法近似的能力。水向东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合十,开始催动咒文。



  渐渐的六芒星中闪现出无数瑰丽的冰晶,在阳光下折射出无数角度多变的彩虹来。在这晃眼的无数光芒中,无数晶针夹杂着寒风,呼啸着向着盖林特倾泄而下。比起暴雪魔法,水向东的不知名魔法更像是暴雪,那种漫天洒下的风雪虽然只堪堪笼罩住盖林特,但所有人都感觉那风雪要将自己的身心完全冻结住一样。



  剑圣之名来之不易,那是数十年的苦修,从肉体到心灵的漫长修练,从力量到智慧的充分成长,才有这几年的风光。盖林特手中的长剑虽然做工精细,用料考究,也不过只是禁卫军用的制式武器,上面还印着死亡金属的印章,这样的一支普通长剑,在盖林特的剑气驱动下,竟如龙盾一般,可靠的守护着盖林特——



  不错嘛,不过这样下去你一定比我先力竭,还是乖乖认输好了。我可不想浪费时间。再说兰德斯还想着和我一较高下呢。水向东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在盖林特耳边飘响,让他稍稍分心——



  喝!盖林特心中一警,猛的一声大喝,借着这一喝之威,剑尖暴涨成无数光点,如夜空中的繁星一般,汇成一条星之怒流,迎着水向东的暴风雪呼啸而上,如江河倒泄一般势不可当,只不过方向相反了。



  水向东银铃般笑了起来,身形向一侧轻轻飘了几尺,盖林特的全力一击就落了空。谁曾想在施展这样可怕的攻击魔法时,水向东竟还留有余力应付突如其来的反击。



  盖林特的奇袭失败了,虽然水向东的魔法因此中断,但他在体力上的消耗,绝对比水向东在魔法力上的消耗大的多。老剑圣一剑驻地,不住喘息着,一双眼精光只在水向东面庞上打转,好像发现了什么异样——



  你一定在奇怪为什么我的魔法力有这么绵长吧。老头不用装了,再来几十次你也不会累成这个样子的,我是个小心的女人,不会上这种当的。水向东笑吟吟的在空中轻轻晃动着——



  姑娘真是魔法的天才,恐怕称你为大魔导师也不过份。水系魔法的大魔导师不多,像你这样年轻的……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可否赐告?盖林特诡计被识穿,老脸一红,轻轻直起腰来——



  我是水向东呀,真名就是水向东。你想不起我来我也没法子呀。水向东一记冰弹轻轻敲向盖林特的右腕,逼得他举剑格挡——



  兰德斯殿下好象和你很亲近,你也是霍斯曼人吗?盖林特的剑法虽然长于防守,这样的格挡本不用太大力气,但是比起水向东的轻松快捷来,还是吃亏的——



  我不是,我是……咳,干嘛要告诉你这个老头子?水向东脸一红,一连百多颗冰弹玩似的向盖林特的头脸手脚飞去。以水向东的恐怖实力,使用这样的低等魔法施法时间也省下了,只需念头一动,一记冰弹就信手飞出。



  盖林特不动如山,手中剑却似山间的细竹,随风进退,一串噼叭声中,不少冰弹反向水向东反激回去,一个不留神,水向东的宝蓝色长袍竟被强劲的冰珠射穿数个小洞。



  水向东一口鲜血喷出,原来是一时轻敌,被盖林特弹回暗藏阴力的冰珠打伤。口角胸前都有血迹漫出,也不知道伤得怎么样。兰德斯心中大惊,差点就飞上台去把水向东抢下来——



  老不死的你竟然敢暗算我!水向东大怒,右手纤指一抬,胸前口角的血迹立刻汇入漫空水气中,将她身边原本宝光四射的美丽水魔法阵转为嫣红。水向东的咒文转为急促,发丝在风中狂暴起舞,看来是动了真怒——



  以吾之鲜血,供奉伟大的美比乌斯,请您赐于我毁灭的海啸力量,将温柔的水,化为杀戮的剑,在您的指引下,将我的敌人吞没,化为齑粉,溶于水中。水向东一边念动咒文,一边伤口处鲜血喷涌,颇为吓人。



  “姑姑小心呀。”兰德斯大声叫了出来。



  “海皇的悼词……”水向东咒文完成,一口气接不上,仆倒在白云上,掏出一瓶药水灌入喉中。



  盖林特可真是倒霉,不小心误伤了水向东,惹来如此可怕的可比肩禁咒的恐怖魔法,眼见混合着水向东鲜血的水流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一时间只感到人力之比自然,实在是渺如蚊蚁,手中长剑不自觉脱手滑落地面。



  水向东其实也并未有杀意,虽然血红色的巨浪铺天盖地的涌去,却在盖林特面前不远处停下,形成一排可怕的龙卷,等着水向东的号令。“盖林特弃剑认输!”裁判也害怕水向东真的发怒把盖林特连同整个会场摧毁,于是把盖林特弃剑作认败论。



  兰德斯的药水虽然管用,不过伤口不止血再好的药也经不住这样的重伤。兰德斯不理会规则,径直飞上擂台,将水向东抱了下来。“啊?那是兰·达斯领主的情人么?”台下无数的观众都为兰德斯大胆的身体接触浮想联翩,于是无数谣言也在这一天流传向整个大陆。



  2-54草草的结局(随便写的那种)



  最后,决胜战就是兰和另一个不知道怎么混到决赛的大法师。本来这只是准决赛,不过水向东重伤和盖林特落败,因此这一战就成了决定冠军的一战了。



  大法师特拉克应该是个善于使用火和风双重能力的大法师,以风的速度加上火的爆发力战斗力相当可观,虽然两项魔法的成就比不上专精一系的大法师,不过如果搭配得当还是很有威胁的。



  兰德斯的哥哥兰莱曼刚好也是这样的大法师,所以兰德斯对这样的对手还是挺有把握的。随着一声号令,两个未来的顶尖高手各自以得意的姿势在台上亮相。



  “阁下可要小心呀。以您大法师的火力,又有风的速度。我就不讲情面了,让你见识一下我可爱的作品们!出来吧!迦罗达十八魔偶阵!”兰德斯轻笑着弹了弹指,次元碎片咧开一个口子,十八团黑乎乎的影子从里面狼狈的滚了出来。



  大法师不敢怠慢,对手是何许人物他早有耳闻,而之前那场对抗大剑师的惊天一战更是印像深刻。眼看着这一大群不知是魔宠还是召唤术的东西,他飞快完成的咒文,飞上半空。



  “不错嘛,用改进的咒文,花费大量精神力,以最短的时间完成飞行魔法……喂,你还不如向我买一个飞行卷轴算了。”兰德斯哈哈大笑,好整以暇的调侃着对手。



  “多谢你的好意……以暴怒的炎之精灵斯斯塔拉的名义,逆卷天地间的微风,化为炽热的龙卷之力,扫荡我的敌人!”特拉克在空中还算安全,于是不急不忙的聚集起足够的魔力,施展出中级风火混合魔法“逆卷之炎”。



  “这个魔法好像也改进过了。想不到这么冷门的魔法你也能学到还能改进。真是个不错的对手。大概之前的几战你还留有余力吧。”兰德斯呵呵笑道,仿佛全不知道,这夹杂着火焰的龙卷风正向着自己迎面袭来。



  不过很快特拉克就知道,兰德斯的嚣张不是不知死活的狂妄,而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因为他那几乎从未失手的逆卷之炎,竟然被一个胖大人偶轻轻接了下来。



  “站在我面前的,是有吸收魔法能力的噬魔之偶,它可以吞吃一切在它容积允许下的所有魔法,再提供给我身后的两个魔炎之偶,发射出爆炎弹。”兰德斯解释道,果然他左右两个骨架般的魔法人偶舞动魔杖,射出两颗爆炎弹,在特拉克面前相撞,爆开一大团火焰。



  “好家伙!知道对手飞行在空中,不易击中,于是用爆炎弹相互撞击,利用爆炸的气流震击对方……”魔法师小声的向绯刀讲解。



  特拉克郁闷的在空中躲避巨大的气浪,狼狈的稳住身子。自己所掌握的魔法中,这逆卷之炎已经是最上级的魔法了。这样的魔法对手也能吞吃,那自己真的没什么希望了。再看看对方队伍中好像还有三个弯弓搭箭的人偶,正在积蓄闪电的力量,特拉克恨恨的飞落在台下,自动认输。



  “要是我我恐怕也会认输。大人您看,四个持盾的刀斧手在前,攻防两便。后面是两个长枪手,可以从防线的空当反击。三个大盾保护了他的三个方向,一个吞吃魔法的可怕怪物,是一切魔法的噩梦。竟然还有两个可以发射魔法的人偶……身后最小个的人偶虽然不知是干什么的,不过一定不会是摆设。”绯刀身边的魔法师摇着头,设想自己陷在其中会怎么样。



  “这样的阵仗可以对抗一支军队!”绯刀的结论是一样的,“怪不得父王要我留心他……义行,去准备一下,此后的三个月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拉扰兰德斯殿下。”



  可是对于观众们来说,看见兰德斯召唤出众多的魔偶,刚刚开始兴奋起来,比赛就这么草草结束,这让他们不能接受。于是台下嘘声四起,嘲笑声咒骂声此起彼伏的响个不停,让特拉克好不尴尬。



  不过比赛还是结事了。水向东无力再战,兰德斯没有对手,决赛不战而胜。绯刀殿下代表大公,将为兰德斯颁发奖杯的奖品。但是接下来的事,让所有人无话可说。



  无论大家怎么寻找,兰德斯和水向东,还有那几个夜影,如同在空气中消失了一般,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于是,这一场惊动无数人的擂台赛,就这么闹剧般的收场了。



  克里和卡特接到兰德斯传来的一封文件,将整个死亡金属交给他们两人负责打理。原先的一帮人马也都分配给他们几个老部下:铁匠铺和多多交给尼克,酒场养鹰场交给镇长,暴风骑士团由杰瑞和凯特任正副团长,炼金工场交给几个学徒,由洁西卡负责治安,玛里尔跟着哈德森手下仍是负责情报……



  两个女妖,九个缚灵尸,还有他的坐骑暴风,兰德斯就这么空着手不告而别。对于兰德斯来说,现在的他正处于风口浪尖,所有人注视的焦点上,这样不符合他一贯的扮猪吃老虎的原则,所以,将产业交给亲信打理,自己潜入黑暗中,更有利于自己的计划。



  现在,兰洛克隐于索尼身边,死亡金属相当于仍是自己把握中,唯一失去的不过是一个本来就被大公忌讳的领主之位和爵位,长痛不如短痛,扔了干净。



  海德仍是没有消息,不知道没有力量的他,还能揭起什么波澜。兰德斯现在的目标,是强大的卡明顿帝国,为了重建大陆的格局,完成自己答应海德的诺言,也为了菲娅和兰洛克的理想国度,兰德斯决定放手去做,让邪恶的力量,为广大老百姓,略尽一点绵力吧。



  深夜的银辉下,站在德克斯郡南方的山头,缚灵尸们和怪物们把兰德斯围在当中,拉着他的手在作最后的告别。



  “主人,我们怎么办?”涓扶着仍是脸色苍白的水向东,眉眼间满是不解。“嗯,你们九个,去佣兵协会申请一个夜影佣兵团,去做些无关痛痒的任务,打开一点名气但要保持神秘。涓,你是团长。我们单线联系,就以我特制的魔法阵图案做联系暗号,你们对我的气息应该很敏感。”兰德斯不舍的望着九个女孩。



  “露璐露卡,你们先回冥界。”兰德斯转头对两个女妖说,“不要担心,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再见的。来,我们以血为盟,订下平等契约,过两年我就会去找你们。”



  “暴风……你先跟着水向东姑姑,权作她的座骑。虽然她有乘云念法,不过现在她重伤未愈,你就先保护她。有事的话我会召唤你的。”兰德斯对着驮着水向东的暴风说道,“水姑姑……过段时间我去看你,多保重。”



  水向东点点头,无力的向兰德斯挥手告辞。于是暴风扑着大翅膀,依依不舍的望着兰德斯,良久才下了决心,轻飘飘向着远方飞去。



  “好了丫头们,我要去卡明顿,为菲娅公主梦想中的理想社会打造一点基础。再见了。”兰德斯笑嘻嘻的拍拍姑娘们的头,化身为黑烟,消失在无边的山风中。



  “卡明顿?主人……”涓低头想了半晌,抬起头,拉着仍是望着兰德斯消失方向发呆的同伴们,慢腾腾下了山,消失在远方。两个女妖也相视无语,张开双翼飞向远方,直到消失在天边。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网站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Powered By YqShi.com © 2006-2008 www.yqshi.com
Copyright©2004-2008 乐清市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